欢迎您来到乐呱呱!请登录免费注册自驾游线路设计 ???? 我的乐呱呱天气预报设为首页加入收藏客服中心
长沙 切换站点
首页 > cc国际科技代理_cc国际客服电话_cc国际机器人自动下注资讯 > 文章
湖南登山史及环境现状调查
作者:1?? 最后修改:2011-10-30 ?? 浏览:3720 次?? 【打印】?? 【收藏】?? 【推荐】【纠错】?? 【点评

这似乎如湖南极地高山者,“2005-2007年曾经有过短暂的辉煌,2007年后似乎就戛然而止了”

  通过背包销售量来算户外人数,湖南约有12000-13000户外爱好者

  “爬山就是一玩儿,千万别仰视”,“能爬就爬,不行就撤”,“即使有钱,我也不愿意去K2”

  干城章迦、道拉吉里、南迦帕尔巴特、迦舒布鲁姆I峰。这些炫目古怪的名字,是韩国“女铁人”吴银善在2009年一年内所“攻破”的8000米级山峰。2010年4月的某一天,她将冲击“最后一站”安纳普尔纳,与西班牙女登山者Edurne,抢夺“全球首位女性14座”之位。

  这或许是今年最受人瞩目的登山事件了。漫长的时光过去,我们眼中所见之登山,依旧被贴着“14座8000米”、“7大洲山峰”或“地球三极”张张标签。在最高峰仅有2115米的湖湘大地,这些标签都显得格外抽象与模糊。然而,这个让人蠢蠢欲动的春天,湖湘地理试图梳理“乏善可陈”的湖南登山现状时,才发现,登山一直被我们误读,或者说,我们一直被表象误导。而山峰资源匮乏的湖南,同样孕育着一批批对山生出持久热爱的人。

  四川康定田海子山攀登路线图。2006年1月11日,衡阳市登山协会会长彭华和湖南师大美术学院学生张枫在此失踪。资料图片

  “湖南的登山水平大约与湖南的经济排名相吻合”

  湖南有多少登山者?谁也不知道。

  据湖南省登协副主席张凌介绍,登协在1980年代即已成立,只是“未组建过登山队,只在2003年有一个青年登山队去登了玉珠峰”,并无个人会员,属于松散型协会,无办公点,只设“秘书处”,所举行的活动,“多为群众性公益运动”,以倡导一种积极健康的生活方式,至于“登雪山,过于小众,暂时不会搞” 。

  在此之外,风生水起的则是盈利性质的各户外俱乐部,“长沙约有20多家,连浏阳都有4家”,然而基本为徒步、骑行、登中低高山,没有哪家俱乐部培训与组织过“登极高山(大于5000米)”,惟一例外的可能是“凌鹰户外”,其在国内攀岩界名头响亮。而攀岩,是训练攀登岩石类高山一个极其重要的方式。可惜今日长沙,已寻不到一个专业的攀岩场所。“凌鹰”曾建在贺龙体育馆的岩壁已拆除,长沙仅有民政学院、烈士公园、电力培训中心仍存,而比如烈士公园,“那不过是供游客嬉戏之处,我们训练一般要去阳朔攀岩”。

  热闹非凡背后,藏着看不到的失落。这似乎如湖南极地高山者,“2005-2007年曾经有过短暂的辉煌,2007年后似乎就戛然而止了”。湖南攀登珠峰第一人徐江雷回忆,所谓辉煌,也不过是彼时他、大饼、赵俊、汪峰等人正当活跃期,“在湖南上过5000米的可能有50人,7000以上的,也就三五个吧”。

  若是将登山不限定“极高山”,这个数字则乐观得多。“长沙的户外,经历了喜马拉雅、爬山虎、畅行天下后,基本已到了华声驴友与湖湘户外的时代。”华声的组织者“大致若驴”表示,按照国际惯例,“通过背包销售量来算户外人数,湖南约有12000-13000名户外爱好者(一年3次以上户外,露营就算),湖南的户外运动与湖南的经济地位排名比较吻合” 。

  户外爱好者之基数,便是将来极高山登山的“基础人群”。在户外群里随意问问,便冒出诸多曾去过或者正准备去四姑娘、玉珠峰、哈巴雪山的人,让我一度怀疑,“50”这个数字,是否过于保守。

  湖湘户外的组织者“老黄”表示,自己将牵头与六个理事单位——也就是长沙几大知名俱乐部一起筹办“长沙市登山协会”,“除了多搞地理溯源外,将组织不同等级难度的登山,包括极高山”。在他眼中,长沙的户外已积累到一定阶段,“拥有一批登山经验丰富的领队”。

  未来尚不可预测。但一切如春天柳叶,萌出了芽。

  “高山旅行者”,似乎成为普通人登极高峰的最佳路途

  2003年8月1日下午3点,“本来只是来拍照的”长沙人杨飞站在了他未曾想过的高度——7546米,慕士塔格。在此之前,他是个毫无攀登经验的菜鸟,只期冀能登上C1(大本营)。他“总共花费了18000元”,在山上呆了差不多两周进行适应与拉练。杨飞曾遇到的重庆人王天汉,则是直奔珠穆朗玛的菜鸟,竟也成功登顶。

  而也许是第一个站在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的湖南女性“圆周”,则是跟着北京一个23人的浩荡队伍一起去的,“两个长沙人,每人花了几万块”。听上去很“旅行团”的感觉。

  湖南第一人徐江雷登珠峰,“花了40万”。广西登山美女罗莉莉则为了登上珠峰,进行了四次尝试,让人惊呼“太有钱了”。

  被称为“当代最伟大的登山家之一”的意大利登山皇帝梅斯纳尔,2003年重返珠穆朗玛时惊奇地发现,“你要用两个小时才能从第一个帐篷走到最后一个帐篷”,攀登者间彼此陌生,“竞争性的、个人主义的都市文化习气也逐渐在高山上抬头”。或许梅斯纳尔惊叹的是,这已不复是他的那个“纯粹、自主”的江湖了。

  然而,正是自2000年始,以资金和专业服务为支持后盾的商业登山,才将徐江雷、杨飞等人置于某种梦幻高度。这被人“鄙视”为“高山旅行者”,但也不得不承认,这似乎也是普通人实现自己高山之梦的唯一途径。杨飞的高山向导普布顿珠来自西藏登山学校,是“中国目前唯一无氧登上珠峰的人”。“探险公司提供很多服务,引路、背包、后勤保障、高山协作,安全比较有保证。”徐江雷的每一座山,都是这种方式上去的,“我肯定不会去自主登山,生命是无价的”。

  张凌也建议,“并非专业运动员,只为体验,你是要探险还是冒险?只要服务能做好,对环境影响不大,多参与商业登山也蛮好”。有些山,比如8000米以上的山,基本都不能只凭个人力量去登。安全第一,大部分人只能选择商业方式。山友“花雕”,以及很多本身从未涉足商业登山的自主登山者,皆冷静地认为,对于绝大多数人,选择商业登山是明智的。

  在西藏、青海等省区,你甚至没得选择。登协禁止自主攀爬,“比如在大本营蹲守,强制你必须使用他们的协作等”。只有四川的登山环境最为有序,“去登半脊,办个证,加保险,130块” 。

  对于多数户外爱好者而言,一座高山的神秘诱惑,始终都在。那是一种被挑战的心理情结。被山,也被自己挑战。也正是在这样“巨大的市场需求与具备操作性的供给”皆水到渠成的环境里,商业登山的花费疾速翻涨,立呈“高端”趋势,“登山是有钱人的游戏”,由此将很多热爱山的人阻挡于远方。很多户外爱好者具备良好的身体素质,“我这辈子一定要登一座像样的雪山,但得等我有钱以后”。

自主登山者,那些热爱那些骄傲,皆与海拔无关

  “启孜?不去!玉珠?不去!慕士塔格?不去!看出什么规律了吗?一切‘馒头’,我都不去。”自主登山者、长沙人“BBQ”2009年以前连续去了四次四姑娘山,2009年决定和“随风”等人登贡嘎未登峰——日乌且沟的隐海子峰,虽然海拔只有5388米,但从照片上看是个很酷的金字塔山峰,70度坡的岩石上覆盖着淡薄的雪。

  北京蓝天救援队队长“远山”特警出身,有着高山向导与专业救援资质的他,“那些常规的雪山,我们是不登的,只登技术性、不要钱的”。

  事实上,这一个勇敢者的游戏,或许与海拔等都无关。

  “8000以上的?能登上K2(乔戈里峰)、南迦帕尔巴特峰几座的,才是牛。珠峰?你给我30万,我就上去了。”

  章悦第一座自主登山所去的是四川的半脊,“其实始终紧张,完全无心看风景,登山之人只对过程感兴趣。自主登山是一种生活态度。攀岩还会有比赛,登山是自己跟自己比”。当地农民“能穿着拖鞋上去”的四姑娘大峰,是体验型高山,难度很小。然而登山者刘勇,他则乐于从另一方向大岩壁攀爬。同一座山峰,他们所追求的,是开辟不同的路线——更难的路线。这显然与只认海拔高度的人们完全不同。从某种程度上讲,登雪山的两个派别,与普通户外中的自助与自虐,异曲同工。在有限的资源中,湖南驴友除了“爬完湖南六座2000米以上山峰”,也在寻求不同的线路,比如熟知的庐山,“可以走一条古道,要走整整一天。黄山则负重走东海或者北海大峡谷,既可逃开昂贵的门票与住宿,又看到绝美风景”。气质隐约相同,只是小巫与大巫的区别。

  “爬山就是一玩儿,千万别仰视。”大多自主登山者都追求“悦己”之境界。“无向导,无协作,无教练,无领队”,看上去很“冒险”,然而他们清醒与谨慎,除了做好最详尽的准备,“能爬就爬,不行就撤”,“即使有钱,我也不愿意去K2”。凭一己之力抵达自己所能到达的高度,在众多自主登山者心里,足矣。

  “比商业登山可能是更危险,但一般是在自我可控的难度内。况且有些山峰只适合迅速拿下,不适合围攻。喜马拉雅式登山步步为营,时间长,其实要面对的天气变化也更多,潜藏危险。”

  孰是孰非,争辩其实毫无意义,不管用什么方式,安全地登山,始终最重要。

  除了更贴近登山的本质,很多人自主登山的原因之一,大概也与资金有关。“穷游”,将支出控制在最低的程度,最后也变成了乐趣之一。“BBQ”等人攀登隐海子峰,从长沙出发,往返机票加所有开支,“只需要1400元”。出行若能抢到零票价,则更是“猖狂”地笑了。

  “自主登山”最贴近登山的勇敢精神,但诸多“前辈”一再提醒,“体能、经验,包括心智未准备好前,不可轻易就开始‘自主’”。曾有长沙强驴贸然前去贡嘎登山,遇到恶劣天气,至今都心有余悸,“恐怕我不会再玩雪山了”。

  这个群体,始终是极少数,也始终低调静默。从曹峻、赵俊、吉星,到如今的BBQ、随风、阿颠等人,如同8000米的氧气,尽管稀薄,还是在狠狠呼吸。

  户外运动逐渐燎原的湖南,

  期待拥有自己的救援队

  很多意外,无从躲避。

  曾为长沙凌鹰户外攀岩教练的攀岩高手刘喜男,2007年3月29日攀登位于四川巴塘县党巴乡的未登峰党结真拉雪山时,从5700多米岩石上意外坠落,魂断雪山。

  2006年元月,衡阳自主登山者彭华和张枫失踪于四川田海子山的风雪中,再未回来。衡阳登协原秘书长方戈认为“两人严谨,又不缺乏热情,素质良好,出事应该纯属意外”。当年参与救援的吴晓江等人,4年之后对于出事原因仍保持缄默,“一切不过是推测”。只在本土救援人“土匪”当年撰写的事故报告中,我们能看见一些端倪,“两人有技能而缺乏经验,体能非常好,意志特别坚强,根据痕迹判断,选择走的是非传统路线的卫峰”。自主登山者最爱的“非传统”,给他们惊喜,或许也给他们伤害。

  很多爱山的人,就永远留在了山里。由中国登山协会发布的《2009中国大陆登山户外运动事故报告》,遇难者增加到44人(另有14名外籍人员在华登山时遇难)。但里面,“登山死亡3人,户外为41人。”

  然而中国尚无高山救援体系。停留在“一群登山者去救另外登山者”的原始阶段。彭华与张枫失踪后,家属第一时间通知衡阳登协的方戈,方戈找到长沙山友“土匪”,“土匪”迅速联系成都山友吴晓江等人,自己与家属当天赶赴,展开救援。最终才请求中登协帮助。“即使拨打110,公安武警也不具备高山救援的素质。”

  户外运动逐渐燎原的湖南,目前并无救援队。省登协副主席张凌其实也希望能有,“有时看电视,比如洞穴中救人,消防官兵没有登山专业器材,下降就得花一个小时,耽误了最佳时机”。中登协在倡导“联合、就近救援”,那么在湖南,救援队并非需要极高山级别的,可以覆盖更广。比如厦门蓝天救援队自发志愿值守海滩,“死亡人数从前年40余人,骤降到5个”。

  在蓝天救援队的“远山”队长看来,“登山队的登山专业,但救援就未必专业了” 。他所努力在做的,是建立一支“精细化队伍”,一个覆盖全国的民间免费救援体系,“如今已经有1000多人了,能参与高山救援的约有30人”。

  就如有理想的登山者一样,也有着理想的救援者。倘能如此,在所爱的山里,或许能更安心。
?

相关文章
评论
您还没有登录,不能发评论, 请先登录!
长沙市朝阳路凯通国际城3栋1单元2801室 ????电话:0731—85011899 手机15387532609益邦 ?
客服QQ: 点击这里给我留言 ??交流QQ群:129052786 ??
????